<rp id="lpd1d"></rp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lpd1d"><progress id="lpd1d"></progress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th id="lpd1d"><progress id="lpd1d"></progress></th>

                <th id="lpd1d"><meter id="lpd1d"><dfn id="lpd1d"></dfn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  登  录

               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

                绑定手机号
                验证码
                获取验证码
                立?#31383;?#23450;
                专家介绍

                刘清贵

                刘清贵,1963年生于四川威远,1982年毕业于空军飞行学院并留校任教。从军18年,荣立二等功1次、三等功5次。 1997年转入民航,历任:机长、教员、检查员、局方飞行?#38469;?#22996;任检查代表、公司飞行训练经理,民航总局航空安全办公室监察处副处长、安全信息处处长、深圳航空有限责任公司运行副总裁、春秋航空副总裁兼安全总监、中国民航科学?#38469;?#30740;究院总飞行师,现为中国民航局航空安全办公室副主任。安全飞行近14000小?#20445;?#26159;波音737、757、767、747和空客320机型的机长教员。中国交通运输部专家委员会委员;中国民航局特聘专家。 出版了飞行安全专著《机长视野》、《机长论道》。发表了管理、安全、飞行等专业文章百余篇。

                民航业对人的因素研?#23458;度?#20102;大量精力,取得了丰硕的学术成果,许多已经转化成业界专有的文化特质。21世纪以来,虽然业界热衷于发掘组织系统中的安全风险,但笔者认为,任何时候都不应?#32654;?#33853;了对人的因素的深度研究与应用工作。安全管理体系(SMS)立足于组织风险,属于宏观范畴;而人的因素是微观的。宏观的政策、措施最终会落实到具体的人?#39134;稀?#25152;以,抓安全工作,应该同时抓SMS和人的因素,二者不可偏废。那么,进入新时代,人的因素研究应关注哪些风险点?

                2013年7月6日,由波音777-200ER型客机执飞的韩亚航空214号航班在美国旧金山国际机场28L跑道进近时与防波堤相撞,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。 近日,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(NTSB)公布了这起事?#23454;?#35843;查报告。报告信息量很大,笔者对与安全有直接关系的要点进行了梳理,并希望从中深刻吸取教训。

                数据驱动安全2018-11-08

                10月9日~12日,全球飞行?#20998;?#30417;控大数据会议在美国洛杉矶召开。国际航协、世界主要航空公司、设备生产厂商等参加了会议。中国民航派出专家团队全程参加会议,我国国航、南航专家在会上分别介绍了各自公司飞行?#20998;?#30417;控数据在飞机维修领域的创新运用情况。笔者代表中国民航在会上作了《数据驱动安全》的主旨发言,围绕中国民航的安全业绩、大数据实际应用和面临的挑战及对策,和与会代表一起分享了中国民航的安全做法。

                新时代,如何坚持安全第一?

                从基础驱动要素来看,我国已经形成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中等收入群体(约4亿人,美国是0.9亿人)。从?#21496;?#24180;航空出行次数看,现在只有0.35次(世界平均水平是0.5次),按?#38556;?#20851;测算,2020年将达到0.5次。届?#20445;?#27665;航年旅客运输量将达到7.2亿人次,航班保障量将达到1300万架次。在不到两年的时间,运行规模还将增加20%。面对巨大的发展需求和安全运行保障压力,我们唯有敢于担当、创新管理,全力推进安全与效?#23454;?#21327;调发展,才能打造出安全高效顺畅的民航运行新局面。

                飞行关键阶段是指滑行、起飞、着陆和除巡航飞行外在3000米(10000英尺)以下的飞行阶段。虽然这个阶段在总飞行时间中只占约10%,但集中了大多数飞行安全风险。为?#35009;?#35201;用“关键”这个词?笔者认为,这是基于风险的可能性、危?#25307;?#20004;个维度来综合考虑的。这个阶段包含航空器最容易发生重大事?#23454;摹?#40657;色11分钟?#20445;?#21363;起飞爬升3分钟和进近着陆8分钟。

                分析2017年空管安全信息系统收到的关于“偏离空管指令”的自愿报告数据,发现突破指令高?#26085;?#27604;48.69%,飞错进离港程序占比13.41%,飞错(偏离)计划航路/航线占比14.43%,偏离地面滑行路线占比23.47%。其中,突破指令高度几乎占了一半。随着航班运行量的?#20013;?#22686;加,交织而生的安全风险将在局部繁忙区域内处于高位状态。

                在民航运输飞行中,国际飞行安全界流行“七大安全风险”之?#25285;?#21487;控飞行撞地(CFIT)排在前三甲。CFIT就像一个隐形杀手,时刻威胁着航空安全。飞行员怎么做才能减少CFIT的风险呢?

                本网站所刊登的《中国民航报》及“中国民航网?#22791;髦中?#38395;、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 均为中国民航报社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。
                制作单位:中国民航网 办公电话:010-87387061 传真:010-67355289 通信地址:?#26412;?#24066;朝阳区十里河2264信箱中国民航报社 邮政编码:100122
                常年法律?#23435;省本?#24066;安理律师事务所
                中国民航报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24158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065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1012006036 网络视听许可证0113657
               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
                  <rp id="lpd1d"></r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lpd1d"><progress id="lpd1d"></progress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lpd1d"><progress id="lpd1d"></progress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lpd1d"><meter id="lpd1d"><dfn id="lpd1d"></dfn></meter></th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rp id="lpd1d"></r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lpd1d"><progress id="lpd1d"></progress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lpd1d"><progress id="lpd1d"></progress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lpd1d"><meter id="lpd1d"><dfn id="lpd1d"></dfn></meter></th>